給成年的你:在親子關係中受的傷,該何去何從?【上篇:充分擁抱傷痛,拾回人生的主權】

已更新:2月25日

撰文| 謝昀書 實習心理師

審閱| 繆妮晏 諮商心理師


  此系列將分為三篇文章呈現,讓我們陪伴自己面對受傷的事實、充分給自己擁抱過後,慢慢看懂這些傷從何而來,今後又該如何讓親子關係中那些傷人的影響不再延續。



圖片來源:Canva

  你我身邊,或許都有個W。


  在那個國中有兩次基測、可以選填外縣市,等二基結束後再分發的年代,W二話不說填了外縣市的第一志願高中。面對家人和親戚,他總說是想體驗看看不同環境、嘗試外宿生活;而他沒有說出口的是,唯有如此,才能為自己騰出一些喘息的空間,不再從生活作息、成績表現、穿著打扮到交友往來全都受到爸媽令人窒息的監控。


  他永遠記得即便在假日,只要晚於平常的起床時間醒來,早餐桌上爸媽的臉色就會讓他感到自己犯了滔天大錯、想立刻逃回房間,卻只能如坐針氈在爸媽面前靜靜吃完早餐,並報告假日一天的時間規劃。在期末考後終於有機會和朋友出去看電影,爸媽堅持要連同朋友一行人一起開車接送,卻又在回程車上一一挑剔每個朋友的個性、嫌棄W的打扮,還抱怨W把家人當司機。


  至今,每逢返鄉時節,北漂工作的W手機裡總會累積比平常多兩倍的未接來電,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LINE訊息:

「翅膀長硬了就不把爸媽放在眼裡」

「交了男友這個家就不用回了是嗎」

「辛苦拉拔你長大還換不到一點基本的尊重」

  ...讓W在高鐵票開賣的那幾天格外焦慮,希望留在台北,圖個不必被精神轟炸的清靜假期,又深怕自己坐實了爸媽口中「不孝」的評語。


  面對爸媽時W總得小心翼翼地做到「孝順」,除此之外,W還發現,好像全世界都需要他表現得「順從」,否則便會被視為破壞關係的反派角色,為所有人的不開心負責。學生時期,他放棄有興趣的課程,選擇朋友們慫恿他一起修的無聊涼課;在與客戶約好的時間造訪卻吃了閉門羹,他苦笑回以「謝謝通知,抱歉打擾了」;家人堅持聚餐要約在吃到飽,小鳥胃的他大半時間都在幫忙取餐,最後負責結帳。


  W當然曾經感到不滿,但同時腦中也會浮現爸媽的話:「你總有一天會感謝我的」、「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你會為你的不尊重付出代價的」…每當鼓起勇氣為自己發聲,這些字句總是讓W的聲音哽在喉頭,最後硬生生吞回去。W過得既壓抑又痛苦,彷彿即便成年了、有工作也有存款了,卻始終存不到足夠的勇氣來過自己想要的人生。


  從W的故事中不難發現,社會對於親子間的互動與情感有個美好的理想,並且稱之為「父愛/母愛/親情」;華人文化中更有句話說「知己莫若母」,彷彿具備了父母/主要照顧者的身分,便能自動觸發全然理解子女需求的技能,因此父母/主要照顧者必定會用最適切的方式與子女相處。實際上,所有主要照顧者都是第一次成為「主要照顧者」(就算有了二寶、三寶,也是首次成為二寶、三寶的主要照顧者)。當這些主要照顧者們用自認適切但實則會傷人的方式展現「父愛/母愛/親情」,年幼的子女往往有苦難言,誤以為這些「父愛/母愛/親情」的展現便是「愛」的唯一表現方式,因而在其他的人際關係中不斷重現自幼與主要照顧者的相處模式,於是反覆在關係中受傷。


  Susan Forward(2014)在《母愛創傷》中根據自身諮商工作的經驗提供了幾個練習,讓受傷的子女們得以慢慢梳理那些與照顧者的相處中日漸鞏固的思考模式,將自己從中鬆綁,如實看見並整理、抒發一路累積的傷痛,藉此獲得療癒(詳細的引導與範例,推薦參閱《母愛創傷》。)


  以下與你分享其中兩個練習:


第一步:重設腦中的信念,分辨謊言與真相

  這項練習的目的是為了挑戰過去與主要照顧者的互動中累積的錯誤信念,這些錯誤信念會為你帶來痛苦,也讓你為了緩解痛苦的感受而做出各種嘗試來證明自己是個夠好的子女、夠好的人;但多數時候,這些基於錯誤信念而做出的嘗試往往帶著你偏離自己真正的渴望,也讓你更加深信自己永遠不夠好。而這項練習,就是要試著去鬆動這一連串痛苦的根源。


  取一張紙分為左右兩欄;左欄標為「謊言」,右欄標為「真相」。你可以參考下圖W的示範,把那些照顧者曾對你說過的傷人話語一句一列寫在左側,每句均以「你」為開頭;接著,每一句的右側,寫上與該句完全相反的「真相」,每句均以「我」為開頭。


  列完清單後,將「謊言」那一欄以能力所及內最徹底的方式銷毀;「真相」欄則帶到會讓你開心、放鬆的地方好好端詳(作者推薦買個會飄至空中的氦氣氣球,將「真相」欄綁在氣球上施放,並看著它緩緩升空,為自己帶來希望感;如果你覺得這麼做不夠環保,可以用任何足以為自己帶來希望感的方式取代)。

圖片來源:作者自行繪製


第二步:寫一封不需要寄出去的信,找個安全的地方讀出來

  這項練習是為了藉由安全、私密的書寫與自己對話,將難以用口語訴說的故事、感受與想法藉由文字展開。這封信包含四個部分:


1. 這就是你(們)對我做的事

2. 我在當下的真實感受

3. 這對我人生造成的影響

4. 現在我希望你(們)這麼做


  在信件完成後,推薦你找個安全的環境、令你放心的對象,將信件大聲朗讀出來,當紙上的文字為聲音,將會為自己帶來力量,更加聽到自己真實的情緒與渴望。


  在這過程中,必然會感受到逐漸洶湧的憤怒與哀痛。這兩種感受或許是日常生活中不被樂見、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然而此時,憤怒與哀傷的出現,代表著你正真實面對自己。藉由朗讀宣洩憤怒,會大幅減輕過去壓抑種種感受所帶來的壓力;哀痛則會引導你去看到最令你在意的失落。


  在親子關係中累積的傷痛常是長時間一點一滴在互動中逐漸累積的,要找到一個令你放心的對象並完整訴說來龍去脈可能不太容易,而前面兩個練習或許會是合適的方式,讓你能夠藉由書寫、朗讀等方式,安全地與自己對話,在這個過程中,擁抱受傷的自己。


  當既有的傷痛得到足夠的擁抱,也許你會希望更進一步,為調整傷痛替生活帶來的失衡做準備。我們將在下一篇文章裡更仔細分析「父愛/母愛/親情」造成傷害的互動方式,並討論已長大成年的你該如何保有自己的聲音,把接下來的生活過得更接近屬於自己的人生。


參考文獻:

Forward, S., & Glynn, D. F. (2017) 母愛創傷(葉佳怡譯; 初版).寶瓶。(原著出版於2014)

2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