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生涯召喚.喚我心之所向的意義感


撰文|連雅芝 實習心理師

審閱|陳盈吟 諮商心理師


在人生道路的選擇上,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為「我該往何處去呢?」感到困惑和迷茫,自己究竟喜歡什麼、擅長什麼、適合什麼、重視什麼…等,似乎在心中有好多問不完的提問。可是越是著急地想找到答案,這些待答問題就越是努力地在腦海裡繞呀繞,糾結起來、絆住了自己的腳步。這真讓人懊惱!明明是如此期盼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的呀~


在心理學中,有一個「生涯召喚」的概念,那是一份來自內心呼喚、為他人、為社會貢獻的內在力量,推動並指引我們的生活或生涯方向(王玉珍,),當我們能看見這份力量、並回應召喚的時候,便會帶給我們意義感和使命感。「生涯召喚」從整體生涯的角度關注生活的平衡、每個角色的內在意義和需求,進而活出、實踐呼應內在聲音的生活。這樣重視個人獨特性、意義感、滿足感和充實感的觀點真迷人!


以筆者的個人經驗中,也曾有過感受到「生涯召喚」的時刻!其實諮商專業養成的道路有令人感到觸動和滋養的部分,但同時也不可否認地在每個階段都具有充滿挑戰的部分,當我們面臨每一次的「被挑選」,依然還不一定能習慣自在地面對。當時在兼職實習申請的挫敗經驗中,也曾查詢過休學辦法,直到有一天,我夢到一個很有趣的夢:


筆者高中時原是三類組,為了讀家庭生活教育和心理諮商而跨考一類組指考,而我夢到時間回到指考成績放榜的那天,我自然而然地想著「哦~要來填心輔系和人發系」,結果在打開成績單時,卻訝異地發現:「哇~我不是跨考一類組指考嗎?怎麼會成績單上的是物理、化學、生物,而不是地理、歷史、公民呢?而且物理竟然考了88分欸!」因此在夢中的我沒辦法填心輔系或人發系,最後進了頂尖大學的理工科系,修課的內容和形式完全不同。我以為我要去車縫或烹飪,結果穿著高中買的實驗袍進了實驗室;我以為我要去諮商演練,結果去考學科筆試。在夢裡的我,好像有能力應付該科系的要求和挑戰,這很新奇有趣,但也有種我好像是在體驗著「不是我的人生」的感覺。

在夢中每一個要做決定的瞬間,填志願、選課、出門上學、實際上課…,每一步我優先想到的是如果我要走到心輔,我會怎麼做、我要怎麼走的想法,然後便立即回到夢境情境中的現實,發現「啊~我現在做不到呢!」我好像知道夢中正經驗著截然不同的情境,但卻又總是下意識的看向心輔系的方向、想試著走向這裡。


夢醒之後,筆者在被窩裡睜大我的雙眼,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生涯召喚(Calling)!那一份來自目的感與意義感的呼喚強烈地難以描述,我很感謝此刻的自己能有幸走在這條,若我無法走向這裡,會在我的每一個呼吸中心心念念的專業道路上,好像回應了我自己,是什麼使我無論這裡如何顛簸又坎坷,卻依然走在這裡的理由!


” All around the world, I'll be searching for you.”  (SF9-Echo)


這是我最喜歡的歌詞!我原本以為那就是對偶像的喜歡,但我在這場夢中發現,我對諮商也是這樣的心情,無論如何都向著這裡前進,在這條路上被那樣的意義感驅動著前進,可能也知道目前仍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可是也總覺得能在這裡慢慢學習、慢慢靠近的這條路上,就是一件幸福又滿足的事情。


在臺灣的升學體制下,高中以後的生涯發展就如同由江入海的小船,生涯方向的狀態開始面對好多的選擇,彷彿被投擲進一片汪洋大海中,真的難免讓人感到迷茫和恐懼,前方未知的未來就好像難以預測的浪潮,有時會讓我們感到茫然或無所適從,但之所以能看見前方的浪潮,便是因為你已經登上這艘小船,即將開展無限可能的航向,讓生涯召喚成為你旅途中的指南針,帶你前往屬於你的心之所向✨




參考資料:


王玉珍(2018)。優勢中心生涯諮商與生涯召喚之諮商效果與影響經驗探究。中華輔導與諮商

學報,52,19-50。

王玉珍(2020)。靈性取向與優勢中心生涯諮商。載於金樹人、黃素菲(主編),華人生涯理

論與實踐:本土化與多元性視野(87-116頁)。

136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