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不進Free Size怎麼辦?【下篇:看見多元,慢慢走向「愛自己」】

已更新:1月28日

撰文/謝昀書 實習心理師

審閱/繆妮晏 諮商心理師


  單一的審美標準如同一把無形的尺,讓所有服膺於這套遊戲規則的人彼此監控,受困於偏離標準的不安中,那究竟,要如何脫離苦海、不再受困呢?


  看到標題,你肯定會猜到其中一個答案:試著「愛自己」,或者也可以說是「接納並喜歡自己」,用不評價、不批判,純然好奇而開放的態度看待所有對於自己的認識,並欣賞這些認識(周書郁,2019);而我猜,你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答案,因為Y也不是。


  無數文章與書籍都提醒Y要愛自己,要如實接受並且發自內心喜歡自己現在的真實樣貌,要相信自己的價值無須建立在和他人的比較之上。

  一開始Y覺得挺有道理的,也很勤勞地每天在鏡子前對自己精神喊話(「我就胖!我就是三層肉富豪!而這樣的我,超、級、美!」);她不再逼自己喝下親戚交代Y媽熬的消水腫補湯、同事揶揄她身材時她嘗試不跟著自嘲並送對方一個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路人對身穿合身洋裝的她行注目禮時她告訴自己那些眼神全都是溢出來的欣賞與讚嘆。


  可是Y很快發現,就算她決定開始愛自己,也鼓起勇氣做出一些改變,那把尺依然陰魂不散,還隨時可能發動奇襲,重啟她好不容易停下的自我懷疑。

  譬如,在捷運上好不容易為下班後疲憊的自己找到空位卻聽見隔壁的乘客發出嫌惡的碎念;在試穿內衣前,店長多往手裡塞了件塑身衣還在身前邊比劃邊熱情介紹;還有男友一臉溫柔看著她說「胖胖的也沒關係啊這樣很可愛」。自卑感總會猝不及防地再次湧現並將Y淹沒,好像就算無須為「胖」感到抱歉,也僅僅是被暫且包容著、終究要「改進」。這讓Y好無力:怎麼連「愛自己」都做不到?要發自內心的接受自己的樣貌,怎會這麼困難?


若是「愛自己」還太遙遠,讓我們從「越來越不苛責自己」開始

  當那把尺始終蟄伏在所有人(包含Y自己)的心中,「你還不夠好」的聲音依然會以善意的關懷、不懷好意的嘲諷,甚至無心的打量等各種樣貌出現,讓你難以放過自己,在這樣的背景下,「愛自己」確實是場漫長的練習,因此首先得要接納的,正是這個來回拉扯、進兩步退三步的過程。


  那,到底該如何接納呢?哪怕只是微小的進步都不吝給予掌聲,也備好海量的「沒關係」給因為退步而沮喪的自己,直到不再覺得需要被原諒。畢竟,和那把鬼尺的拉鋸戰時時刻刻都在上演,好不容易萌生的自信也可能在眨眼間再次被無情地擊倒。一再倒地也不要緊,從倒地哀嚎、吸吸鼻子坐起身到邊抱怨邊站起來所花的時間越來越短,也是種進步。


  像是Y,被內衣店店長推銷塑身衣後,Y通常會心情不好一整晚(對的,這種事就是會一再遇到),連晚餐都吃得索然無味;當這個月又再次被(依然熱情但有點白目的)店長推銷了塑身衣,Y仍感到不舒服,但不甘心讓這不舒服毀了享受晚餐的機會,因此約了信任的朋友一起吃飯,順便打聽有沒有其他比較有在尊重客人的內衣店。


在標準內找到安身自適之處,或是從標準出走,都是選項。

  Y的朋友推薦的新店家不但老闆親切不白目,店裡還提供了不少樣式舒適好看且價格合理的大尺碼女性內衣可供選擇。當衣服款式不只針對單一身形設計,人們就不需要煞費苦心把自己塞進那唯一選擇中;而審美也是。

 

  塞不進Free Size,並不是因為你不正常,僅是因為Free Size並不適合你。那把尺會讓人們彼此鼓勵、讓每個人都努力成為穿得下Free Size的模樣,這當然是個選擇,但絕非唯一的選擇。


  認同既存的審美觀,想要繼續追求個人認為的完美當然也是一種選擇;但如果能嘗試看見其他更加多元的審美價值,或許能夠讓許多在既存審美價值中辛苦著的人,可以活得更加自在、快樂,更能「做自己」、「愛自己」。


  或許,即便找到了舒適又美觀的大尺碼內衣,也無法讓捷運上身旁旅客不假修飾的碎唸消失,更無法讓熱情但白目的內衣店店員閉嘴,但慢慢地,低頭藏起自己的時間會少些,要鼓起勇氣再次抬頭挺胸的所需耗費的勇氣也會少些,笑容會越來越堅定、真誠。


  希望Y的故事能帶給你一些力量,讓同樣活在需要更多元審美觀的社會中、正想要慢慢找到自己最舒適樣貌的你,能在疲憊的探索過程中,感受到有人正和你一起努力著。


參考文獻:

周書郁。(2019)。與身體意象相遇-諮商師的自我覺察與實務應用。諮商與輔導403,28-31。

李屏瑤。(2020年12月25日)。每一個人都有傷口ft. Amy。違章女生lalaLand https://player.soundon.fm/p/2ff303d9-94cb-4104-8d04-aaf46ea43a21/episodes/015bbbc9-3f82-492f-8204-5eb3b1627ca6

2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