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我們的身體:淺談身體界限與性騷擾(上)


撰文|薛喬實習心理師

校閱|繆妮晏 諮商心理師



C是一名20多歲的女性,從事服務業。一日,她上班時接到一通男性民眾的電話,認真工作的C在電話中初步了解該民眾的需求時,卻在電話那頭聽到粗重的喘氣聲,經確認後,該民眾正在電話當中,透過C的聲音進行自慰。

C當下雖然受到驚嚇,但仍秉持著工作的立場,完成了那通電話。事件發生後,C內在湧起了強烈的不適、噁心、憤怒、委屈,甚至是羞愧感,並在往後的一段時間中,當接到陌生男性的來電,身體的負向感受會被喚起。[1] [2]


在上述的情境,確實構成了性騷擾情境的成立條件。但是在性騷擾發生的當下,C卻無法立即做出拒絕的反應,其實不只是C,許多有被性騷擾共同經驗的人(絕大多數是女性),在受害的當下是不知如何反應的,甚至第一個念頭是「我是不是想太多了?他可能沒有這個意思」。會有這樣的念頭出現相當正常,因為我們的文化,很少教我們如何聆聽、相信自己的身體經驗,以及社會對於性的汙名化,也會讓我們很難在第一時間就接受性暴力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們的身體,無聲中為我們乘載許多生命經驗與情緒記憶,今天這篇文章,將從身體的角度出發,帶領大家認識身體界線,覺察身體感受,讓我們能回到自己身上,好好觀照自己。在下個月,將接續身體界線議題,談談當我們遇到性騷擾事件,後續如何做情緒安頓、以及如何在當下為自己勇敢發聲。



何謂身體界限

所謂的身體界限(physical boundary),是指人在內在感受上,主觀的為自己區分出「怎樣的觸碰是讓自己舒服並能接受的」。身體界限是一種隱形的,卻對於維持個人自尊、自主性、安全感,非常重要的心理劃分。因此,當我們感受到身體界線被他人侵犯到,不一定僅限於物理上的實質碰觸,包括路人不懷好意打量的視線、他人在言語上的評論或攻擊我們的身體、或是像上述案例中的性猥褻電話,都構成對於個人身體界線的侵犯。而每個人的身體界限劃分程度不同,學習尊重多元差異,不強加個人價值觀至他人身上。


覺察身體感受

在為自己劃分身體界限前,對自己的身體感受有足夠的覺察和認同是重要的。我們的文化並沒有教我們如何重視身體感受,忽略身體感受,有時候反而讓我們在權益受到損害時,讓我們不敢第一時間為自己發聲,而是先檢討是否是我們的感覺出了問題(張秀如、余玉眉,2007)。[3] [4] [5]

但是,感覺是無關對錯的,何況身體的感覺又是那麼的直接清晰。我們的身體,一直以來都為我們承受了許多,可能有喜悅、痛苦、悲傷,就像一條生命的長河,所有的生命經驗都匯流在其中。你有多久沒有好好感受、觀照自己的身體了呢?唯有清楚覺察到自己的身體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才能對自己的身體界限有明確的覺知,也才有機會在需要自我保護時,能堅定、明確的向他人說「不」。

感受身體可以如何做呢?和大家分享一個平常可以靜下心來感受身體的小練習,有空的時候,可以跟著以下的指導語,回到自己身上,好好關照儲存的身體裡的情緒與經驗。


正念呼吸練習

1. 請找個舒服的姿勢坐著,盡可能背脊打直而不僵硬,雙肩自然下垂。

2. 現在,你可以閉上你的眼睛,自然的把手放在肚子上,感受接下來的呼吸練習。

3. 現在請你深深吸一口氣,感受外面的空氣進入你的身體,會先經過你的鼻腔,經過你的喉嚨,經過你的胸腔,來到你的腹部。

4. 溫柔地把注意力放到上腹部。吸氣時,感覺上腹部微幅凸出擴張;吐氣的時候,上腹部下沉縮小。

5. 讓我們維持這個呼吸,吸氣,感受到空氣進入你的身體,吐氣,感覺到空氣離開,保持這個呼吸。


練習感受身體、設立身體界限,可能對多數的我們來說並不是習以為常的事,但這件事又事如此重要,除了能更靠近自己外,也能夠幫助我們在關係中保護自己。下篇文章,將延續身體界限的討論,聊聊當身體界限被他人跨越,甚至構成性騷擾的身體與心理不適,可以如何調適,以及,我們要如何清楚的表明自己的身體界限呢?我們下個月見囉!







參考資料

陽明電子報(無日期)。看不見的地雷-談身體界限。民97年3月20日,取自:https://www.ym.edu.tw/ymnews/148/blog_hs.html

張秀如、余玉眉(2007).身體觀點-體現與身體心像.護理雜誌 ,54(3),77-81。

如果想要談身體界線,換一個例子說明較妥當。

17 次查看0 則留言